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   隋海涛
      春夏秋冬,四季往复,带走的是绵长醇厚的记忆。站在昔日的森铁站前,我们瞬间会被拉进那个激情如火的岁月。我们仿佛听到“呜呜呜……”的森铁小火车的鸣笛声;仿佛看到一条条“木龙”呼啸下山,仿佛看到父辈在原始森林中爬冰卧雪、?#25945;?#26007;地的场景,仿佛看到山里的人争先恐后登上森铁绿皮车向深山进发的热闹场面,然而,这一切的一切都化作过眼云烟,这些喧嚣和野性的森铁记忆将长久地留存在我们的脑海中,历久?#20013;隆?br />     “大森铁”对于林区人来说,不仅是个站名,它更像一部英雄的史剧,在逝去的岁月中拉开帷幕,让我们记住了“火车一响,黄金万两”这个经典的?#35270;鎩?#26862;?#20013;?#28779;车,把采伐下来的木?#33041;?#20986;山外,为国家建设立了汗马功劳。1957年3月,牙克石设计?#36744;?#22823;队进驻甘河林业局,对森铁铁路、桥梁等基础设施进行全面?#36744;?#35774;计,同年6月,牙克石筑路工程二处进驻甘?#21360;?958年,完成干支线73公里和5公里大桥,1959年森林铁路全线开通,?#28304;耍?#21508;林场、经营所的木?#33041;?#36755;任务一直靠森铁来完成。1983年后,随着可采资源的不断减少、分散,森铁线路受技术条件限制,路网无法触及到每个木材生产作?#20826;?#22320;,失去了大批?#24247;脑瞬?#20248;势,运输成本加大,遂拆除部分支、岔线,木?#33041;?#36755;从过去绝大部分由森铁小火车直接运输到贮木场,变成中转汽车运输倒装的状况,森铁运输的主力地位开始下降。2002年,森铁线路全面拆除,至此,长达42年的森铁运输画上句号。森铁为林业的开发建设做出重大贡献,不仅运输了大量木材,而且在运载旅客、物资运输和文化交流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。甘河局森铁全线最多时设甘?#21360;⒁了?#32597;、新福村、库中、库西、库尔滨、兴滨、奇力滨、古鲁耐、源江、乌里依特、甘源12个车站。
      停伐,斧锯入库,森?#20013;?#20859;生息,不能伐大木头了,也就没有了森铁,但是我们不能抹杀森铁那段历史,甚至要把它看作经典以作备忘,这样才不至于把历史遗忘。在这里说一?#24405;?#20010;特别有意思得森铁名词。一个是“三角线”(为甘河森铁口路名)。森林铁路的机车(火车头)上行或下行需要调正车头方向,森铁处在贮木场和森铁站之间修建三角线,用于机车调正方向。一个是“轱轳马子”。轱轳马子是森铁工区的寻道工具,早期是在木框下安置两个通轴四轮,上面可以坐人和放劳动工具,人推行走,作业时间可用人抬离轨道,可换枕木,修叉线,加固道钉和夹板。
      1961年,叶圣陶先生来大兴安岭林区甘河林业局。他在《林区二日记》里写道:“早餐过后,我们上小火车……小铁路是林业管理局所修……林区的交通线真可以?#24357;?#32593;来形容,主要是?#22235;?#26448;,也便利工人?#20064;?#19979;班。我们所乘的车,构造和大小跟哈尔滨儿童铁路的客车相仿,双人板椅坐两个人,左右四个人,中间走?#21171;?#23485;舒。车开得相当慢,慢?#26149;茫固?#30475;两旁景色的人感到心满意足。”因功能和用途不同,森?#20013;?#28779;车分几种,绿皮的森铁客车是连接山里山外的主要交通工具。1998年,我在甘河林业高中上学时常坐绿皮森?#20013;?#28779;车。绿皮小火车一律是硬板座,坐起来颠颠簸簸的,窗外的景致?#37255;?#32654;,浓郁凝重,无边无际的绿,不时地涌过车窗,让人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林场的人见到森铁绿皮客车来了就像过节一样,全场的人们几乎是倾巢出动,来到小火车站接客车。直到客车走了很远,人们还意?#28059;?#23613;,森铁绿皮客车为山里的人送来急需的生活日用品,譬如烟酒糖茶、针头线脑、解放鞋、的确良布等。夏天有青菜、水果,冬天有冻梨、猪肉。森铁绿皮客车在林场和小镇之间架起了一座精神、物质和文化的桥梁。
       森林铁路,一端探入无边的原始森林,另一端?#25112;?#22312;喧嚣的人类社会中。这?#25945;?#32420;细的铁轨,抽取了大自然的血脉,变成供人消费的物质产品,森铁更多的还是为林区经济腾飞架设了一座雄伟的桥梁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东北林区上缴国家的利税曾名列全国前三位。从抗美援朝,到国民经?#27809;?#22797;以至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实施,几乎都有“大木头”的支撑之功。1959年,“国庆十大工程”(人民大会堂、革命历史博物馆、军事博物馆、钓鱼台国宾馆、农业展览馆、?#26412;?#28779;车站、工人体育场、民族文化宫、民族饭店、华侨大厦)相继竣工落成都离不开木材,著名建筑设计师张开?#27809;?#24518;说,人民大会堂的柱子是圆的,历史博物馆的柱子是方的,所用木料均是从东北林区调运来的。这里说的木料都是森铁小火车运输的,森铁小火车看起来很笨,但力气大,装上一座山?#26448;?#25289;走。从新中国成立至1998年,国家从林区调运出的木?#26408;?#36798;好几亿立方?#20303;?br />       森铁牵引机车一般是自重二十八吨的蒸汽机车,最高时速达三十五公里,常速二十五公里。机?#30340;?#19968;般有正副司机各一人,司炉两人。司机叫“大车”,副司机叫“大副”,司炉叫“小烧”。一年四季,“大车”“大副”和“小烧”都穿着油渍麻花且乌黑发亮的?#36335;?#20439;称“油包”。上个世?#25512;?#20843;十年代,是甘河林业局木材生产的黄金年代,冬运又是木材生产的黄金季节,一位诗人?#30740;?#28779;车比作大山里的铁牛:“力大无比一铁?#28023;?#28487;洒自如穿深山,任劳任怨孺?#20248;#?#26633;风沐雨永向前。”“开门红”是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一个响亮的口号,在超额完成年度木?#33041;?#36755;生产计划的年终岁首,森铁站停满了整装待发的?#30636;?#36710;,日班?#30636;?#36710;一定会在这一天创出上一年的最高记录,是为“开门红”,为的是在新的一年风调雨?#24120;?#23433;全运输有个好兆头。
       大森铁不复存在了,森?#20013;?#28779;车也已退出了历史舞台,作为林区人,我们已经渐渐习惯了森铁淡出了视野的生活,日常的话题中也很少提及森铁了。?#24247;?#26519;场工作的时候,我都要在昔日的森铁路基上走一走,?#37027;?#26684;外复杂,我感觉到了岁月的流逝,所到之处尽是来不及拾起的故事。也让我想起了一首诗:“每一场雪,都覆盖了过去。每一场雪,?#38518;?#24320;的都是未来。”未来在哪里?未来不在?#26007;劍?#32780;在脚下,相信发展“体验式森铁旅游”有着巨大的潜力,而在森林的上空,在我的耳畔,又仿佛回荡着森铁小火车鸣笛声。由?#37117;?#36817;,又?#23665;?#21450;远,久久不散……

上一篇:鄂温克族神话中的环保意识(一)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夏洛克的秘密官网
球探体育比分网 德甲积分榜雪缘园 黑红梅方王纯技术打法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001足球比分比什么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 胜分差 竞博jbo官网 天门赖子麻将一赖到底 qq捕鱼大亨免费金币 安徽快三 青海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湖北新11选五跨度 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 股票涨跌怎么算举例子 今日七位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