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布克 咏菊 莫志信
    达斡尔村庄建设注重乡土味道,保留乡村风貌,加快提升农牧村基础设施水平,?#24179;?#22478;乡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建设,让农牧村成为农牧民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。
    要努力恢复和优化山水-田园-村落的完整格局,不仅要保护传统建筑风貌,还要对?#25945;濉?#27827;道水系、古树名木、草原湿地、湖泊等进行保护和提升,引导村民调整农牧作物种植产畜结构,建立和完善农村牧区生活体系。村庄建设不采取 “大拆大建”,而以院落为单元进行更新,对整体的街巷肌理、院落格局进行严格控制,保证景观轴线及各景观节点的风貌特色,尊重村庄整体风貌格局。
    受传统观念制约影响,农牧民即使建了新房,也不愿意拆除旧房子,“有新房无新村”的现象,导致村庄存在大量破旧房、空置砖瓦房,村庄缺乏连贯?#38498;?#25972;体性。整合村庄原有的公共配套设施,建立图书室、健身房、广场、篮球场等文化娱乐设施,设立有线无线广播电视传媒设施站点、金融服务站、老人活动中心、环卫等基础设施,使得农村教育、医疗、养老、金融服务等设施逐步完善。
    在我国不断?#24179;?#26032;型城镇化建设进程中,村民不断外出,农村基础设施薄弱,产业结?#20849;?#21512;理等客观因素制约其发展,传统村落正在逐步衰亡和消失。现在村内有价值且保持完好的民居不多,往往难以形成可以反映地区传统特点的整体风貌。村落内建筑多为村民自建,导致建筑风格多样且质量较差,随意搭建现象?#29616;亍?#20256;统村落保留着农牧业或手工业的产业结构,缺少新兴产业的引导和带动,使得地区经济?#20013;?#33853;后,农牧民收入不高,致使大量人员离村进城发展,最终导致老村的“空心化”。
    文化竞争力不足的劣势使其本土文化演绎与发展受?#34903;圃肌?#20445;留文化遗产的原真性就要保护其原来的真?#24471;?#35980;,而其完整性的体现不仅是在建筑和街巷空间上,更应表现在古村的整体格局与环境风貌上。复原老村镇重要街巷,就要明晰老村镇历?#25151;?#38388;形态,并对每个空间内的重要历史节点进行梳理。通过梳理街巷格局,?#26377;?#32769;村镇的文脉,划分重点街巷,完?#39057;?#36335;体系和老村镇空间结构,使?#32654;?#26449;镇空间在具有地域特征的同时更具时代?#38498;?#23454;用性。
    一些重点开发的区域由于旅游、休闲服务业的植入显得生机勃勃,一些历史建筑和文物保护单位,成为旅游景点而备受关注。相比之下,一些老旧的居民区和老村镇郊区则依旧死气沉沉,维持原样。对于老村镇外部空间,应当结合资源条件合理发展,保护老村镇外部环境的可?#20013;?#24615;。
    少数民族村庄多为同民族聚居,这一特点决定了村庄民族性。少数民族村庄大多分布在山川河谷草原地带,生态环境的影响直?#26377;?#25104;多样化的民族村庄文化。许多村庄的宗教信仰、民族文化、建筑形式保存至今,这也是少数民族村庄特色的基础。少数民族的建筑风貌体现在宗教建筑,商业建筑等公共建筑及民居上,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影响村庄布?#20013;问健?#26381;装器具、饮食文化、语言文字等也是展现少数民族风情的重要元素。物质文化是可见的,而生活习惯和语言文学可以让场所活起来更具有场景?#23567;?br />    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离不开神话传说和宗教信仰。达斡尔传统风土宅院依山傍水而建,房屋院落整齐,一幢幢整齐的双坡顶“介”?#20013;?#33609;房,粗旷?#29260;櫻?#29420;具风格。达斡尔族一般同?#31449;劬游?#20027;,放射宅院排列井然?#34892;潁?#23478;家户户都围着柳条编制的带有各种花纹的篱笆,院落严谨,牛马圈修建的干净整洁。传统的蒙古包主要以架木,笘?#34180;?#32499;带为基本建造?#29287;希?#36890;过独特的技术手段形成便于搭建?#30452;?#20110;拆卸移动的生活居所,这种特有的建造技术?#35270;?#20102;迁徙的传统,也主导了蒙古包基本空间形态和居住生活方?#20581;?#38543;着草原牧民的定居,以现代砖砌红砖房为代表的新型建筑正在逐渐取代传统的蒙古包,充斥在草原的各个角落。但由于牧民对于这种外来技术生?#26448;?#20223;,以及外来?#29287;显?#36755;,外来小包工头无序施工所带来的高成本问题,使得最终建成的房子自身品质难以保证,并与草原环境格格不入。
    我国传统建筑从大的属性可分为因地制宜、因材施用,由民间匠人所建造的“风土建筑”和由官役匠人所营造的“官式建筑”两大类,前者是后者的源泉和基础,但量大面广的风土建筑在城镇化和工业化的摧枯拉朽下,正以极快的速度改换原貌或趋于消失。
    为了?#26377;?#39118;土建筑中蕴含着的传统文化基因,?#29615;?#38754;需要为?#24615;?#30528;“乡愁”的民间建筑体系留下尽可能多样的聚落和建筑类型标本;另?#29615;?#38754;,从城乡演进和未来生活需求看,大量风土建筑做为传统的人居环境也需要?#35270;?#24615;进化。许多地方在城镇化和旧区改造进程中,风土建筑精华并未真正保住,改造却又进退失据,结果使地貌和聚落均被搞得面目全非,载体没了,传承成了一句空话。
    我们对这些濒危的乡土建筑?#23478;?#36951;产有抢救和保护的责任,就乡土建筑本身来讲,自身的文化和环境固然重要,但匠系的迁移和交流,可能才是其技术和形式变化最主要的动因。总之,匠人(工匠)法(匠意合匠技)和物(乡土建造)三者关联起来对?#23478;?#31995;统的构成进行科学解析,对工匠语言(即匠语、包括营造匠歌匠诀等)的研究也是良好的切入点,从而使民族乡土建筑宅院和美丽田园乡村发挥出应有价值。
    作者简介:
    布克(1972-),男,达斡尔族,鄂温克旗建设局工程师。研究?#36739;潁?#24314;筑设计与规划
    咏菊(1978-),女,达斡尔族,鄂温克旗建设局高级工程师。研究?#36739;潁?#24314;筑设计与规划
    莫志信(1944-),男,达斡尔族,原鄂温克旗规划建筑设计院院长、鄂温克旗建设局高级规划师,总工程师。研究?#36739;潁?#24314;筑规划。

上一篇:忆当年,那些忘不掉的人和事儿

下一篇:乾隆?#23454;?#22914;何以植树比喻做官?

夏洛克的秘密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