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       隋海涛
      我的童年是在大兴安岭甘河林业局林场度过的,记忆中有两样东西最深刻,一个是滑冰鞋,一个是土豆。相信60、70后的林区人对那种穿着两个板的鞋,在冰上肆意遨游的?#28059;?#19968;定是记忆悠长了。为此我也没少挨?#20219;页?#20960;岁孩子的揍,因为自己不会做滑冰鞋,就琢磨着偷他们的,我?#20004;?#36824;想不明白,不就是两个破板带着四根铁?#24247;?#19996;西,至于揍我一顿吗?
      滑冰鞋于我的感觉是疼,而土豆则是暖暖的。
      土豆是维持体内新陈代谢的好元素。那时候不像现在全球变暖的大气候,林场真是冷,无霜期极短,冷的连蔬菜都不长,只长一些土豆和“卜留克”。那时候家里也真是穷,?#19997;?#20154;就指靠着父亲上山伐木、母亲在家属队里脱砖坯挣得那点微薄的工资过活。于是,土豆成为我一家人的好食物。
      我从小就爱吃土豆,吃了41年也没有吃够,几天不吃就馋?#27809;牛?#32780;?#39029;缘?#33457;样也在不断翻新。土豆有丰富的营养价值,人们给予其“地下?#36824;?rdquo;的美称。土豆性喜寒冷和高燥,大兴安岭一带气候寒冷,所以生长?#24049;茫?#20135;量很高。?#24247;?#20061;月末的时候,最开心的是和大人们起土豆了,当秋风扶摇,土豆根固难徙时,阔大的土豆茎叶渐渐变黄,原来香甜的汁液慢慢干涩,雨水一样地渗透在脚下的土地。新刨的土豆地,像无数的“O”字母,层层罗列在土地上。一枚枚土豆是告慰大地的微笑,?#23545;?#26395;去,目光被绊得七零八落。林场家家户户都有室内地窖,最深的五六米,就是为了贮存土豆,土豆也成为了林场家家户户的主要食物。
      上小学的时候,母亲会在土炉子里烧熟几个土豆,给我装在书包里。记得有一次,母亲把锅里的土豆煮熟时,刚刚揭开热锅,我就把手伸进了锅里想抓土豆,水蒸气一下?#24433;?#25105;的手烫?#32902;耍?#20294;是这一切都不要紧,土豆清崭的香气一直在我的记忆力,在它那醇美熟香的热气里,?#39029;?#20986;了生活安暖,岁月静好。
      土豆是一种温老暖贫、现世安稳的象征。吃树上摘下的果实,使人空灵,思想像长了翅膀,?#32536;?#37324;刨出来的果实,心里安稳,睡得踏实。正若何其芳诗里所写——她是王子的金冠,她是田野间少女的蓝布衫、高贵寓于朴素之间,土豆的香气滋养了人们灵异的思想、灵怪的感觉?#22303;?#21160;飞扬的四肢。
       土豆在我的记忆中始终没有磨灭,是土豆的香气陪伴着我走过了那一段在林场穷苦又充实的日子,每每想起,我都会深深陷入?#20102;?.....

上一篇:我和《活着》

下一篇:惬意的周末

夏洛克的秘密官网